发布时间: 2016-06-28 17:10:0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大学生工资不如农民工,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新闻。某教育评估机构最近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称,长三角地区本科毕业生在毕业半年后实际月收入平均为2667元,不如长三角某些技术工种的农民工工资。这种情况正常还是不正常?大学生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是否有改变的可能?针对这一话题,记者在今年的两会上采访了一些委员。

有的委员对大学生就业状况和质量做过调研,结果并不太乐观。全国政协委员、湘潭大学副校长刘长庚说: “关于就业的问题,很多新闻都在说中国 ‘招工难’,俨然一幅工作不用愁的景象。然而每年七八月份的时候,还是有很多应届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更令人痛心的现象是,这些就业困难的大学生中,很多是农村的贫困大学生。针对这个问题,我也到社会上调研过。我发现不只是大学生,还有很多年轻的中专生蜗居在城市,没有工作,生活困难。可以这么讲,‘招工难’和 ‘就业难’并存。有些年轻学生即使找到工作,就业质量也不高,工资低,岗位不稳定。”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惠强表示,在全国就业形势持续严峻、就业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的大背景下,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越发突显,一些毕业生由于不满意工作薪酬而放弃就业机会。这源于大学生择业观念有偏差。对于就业的理念,易受到传统观念和家庭成员的影响,喜欢寻求高薪、稳定的工作。而对自己能力的认识尚有欠缺,一些学生过高估计自己,由此导致 “高不成低不就”的状况。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院长吴江认为,工资体现的是市场价格,与人力资源供给密切相关。近几年大学生就业压力大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国家采取了很多有力措施,大学生就业率现在已经恢复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前的水平。不过,大学生薪酬问题是一个信号,反映出大学生就业压力很大。因为就业压力大,本科生抢大专生岗位,大专生抢高职生岗位,高职生抢农民工岗位,导致薪酬层层降低。其实高工资岗位依然缺口大,市场呈现人才结构性短缺。这些岗位本应该是大学生顶上去的,却因为观念和技能经验等原因形成缺口。大学生应该通过职业培训,走上技术岗位,薪酬自然会越来越高。吴江同时提出,我们首先还是要保障就业,然后逐步提高工资待遇。如果先提高薪酬,会有更多大学生无法就业。

全国人大代表、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曾建议制定大学毕业生就业上岗的最低工资标准,使大学生能够比较放心和安心地作出决定,去农村、去基层和中西部。不同地区的标准底线可以有所不同,但是,要明显高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

刘长庚认为,提高大学生就业质量关键在于政府要承担就业责任。他说: “政府要进一步治理就业市场环境,实现平等就业。”郑惠强委员也强调,应该加大大学生创业支持力度,从而提高他们的就业质量,让他们成为整个经济社会的活跃力量。